达人秀"狗选手"晋级引争议 节目组:宠物类很重要


 发布时间:2021-05-13 00:51:24

不过也有观众没能忍住好奇,在微博上表示:“我比较名单后发现,‘刘欢组’最后的评选结果和名单上十分吻合。”“就好比你去看一场电影,提前告诉你结果,即便内容十分精彩,但多少也会有些不爽。”节目组宣传总监陆伟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剧透”行为从零星出现到大规模组织策划,不仅伤害了节目组更

”回应学员不出挑与编排有关 明年加强学员导师相处在面对昨晚完美收官的第二季“好声音”,“好声音”的宣传总监陆伟也向商报记者总结了这一届的各种得失,也回应了各种质疑。早前,第二季“好声音”总决赛广告招标结束时,15秒广告380万元的天价让小伙伴们都惊呆了。虽然都是第二季了,为什么“好声音”的收视和广告依然如此强势?对此,宣传总监陆伟对记者表示,收视率与广告是相辅相成的,“第一季是第二季的基础,但是也是第二季需要征服的对象。

我们在与荷兰版权方接触时,就已经达成共识,所有的成功节目,都是由情感支撑的”。据陆伟称,荷兰版权方对选手的挑选,是按五分来认可的,“三分是好声音,两分是故事”。原版的模式里,故事更占了40%的分重。“我们和版权方都认为,所有歌手在台上唱歌,观众首先记住的不是他的歌曲,而是他的人,要记住一个人就得先记住他的故事。”说到这里,陆伟更说了一句精彩的话,“《中国好声音》不是独立的音符,是音符后面一个个人”。由于这种选择选手的标准,节目组派出多组团队在全国进行首轮筛选“好声音”,这些编导在挑选之前还专门接受了版权方对寻找哪些有特征的声音的培训。据了解,编导们从全国筛选出了上千个“好声音”,然后录制成视频传到上海,交由音乐总监、总导演及三位副导演来共同评判、选择,最后请到上海来的只有200多人,而最终在画面上出现的也就只有70余人。这足够称得上是百里挑一了。

有消息称,平安因不满灿星频繁为其安排商演,特别是一些小城市的商演,已委托律师与公司解约;另外,他早前与《舞林争霸》选手朱洁静的绯闻也有炒作之嫌,他个人对此相当不满。对于平安的情况,《中国好声音》宣传总监陆伟表示不太了解,但他否认了学员“商业活动过于频繁”的说法。在陆伟看来,这是艺人必须付出的代价,学员们在进入这个产业之后,不可能再像以前那样自由:“要想在音乐产业有立足之地,一定程度上的曝光是必要的。你不可能在观众面前消失很长一段时间,潜心学习音乐,突然推出一张新专辑就能大卖。

在前晚的《中国达人秀》中,除了达人户外首秀、三代体操健儿同台竞技、柔术达人的软骨功等精彩片段之外,最让人眼前一亮的莫过于一只3岁的博美犬“灵灵”的登台亮相。凭借着完美的表现,“灵灵”顺利进入下一轮,成为一只不折不扣的“中国达狗”。可是,针对灵灵的脱颖而出,许多网友纷纷吐槽,质疑达人秀到底是在选人还是选狗。对此,陆伟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宠物类表演一直是达人秀的重要门类,至于宠物类有怎样的评判标准,陆伟坦言,“‘达人秀’的晋级标准还是按4个观察员的主观意愿,如果节目够精彩,足够打动他们,就会得到晋级。”针对网友的质疑,陆伟强调训练宠物的还是人,节目编排也是人的创意,所以宠物类节目主要还是体现人的智慧。在陆伟看来,宠物类与其他类别相比,并不占优势。“第一次出场,或许大家觉得它们很可爱,可是晋级之后,如果没有突破性的表演,很容易有审美疲劳。”。

他曾说,自己是一名传统综艺导演。从《舞林大会》《中国好舞蹈》到《舞林争霸》,对于灿星而言,舞蹈节目一点不陌生。但如何在网络平台做一个年轻人喜欢的街舞综艺,这还是一个全新的挑战。作为一个“更偏编剧型,对研发新模式感兴趣”的导演,陆伟成为了应对这个挑战的执行者。“一个纯粹只秀舞蹈的节目,它是不会吸引年轻人的。”陆伟分析道,要吸引年轻人,节目中一定要有他们喜欢的文化元素。而在他看来,街舞的“爱、和平与尊重”的核心与年轻人的文化价值观有着较高的重合。

梁博否认内定冠军梁博夺冠后,一些网友在微博上戏称梁博是“凉茶之子”,称其父亲是《中国好声音》赞助商的最大股东。这条消息其实源于一位网友的开玩笑,觉得梁博的父亲如果叫梁察,和“好声音”的赞助商正好谐音。在“好声音”节目组对此明确否认之后,梁博昨天也特别公开了自己父母的身份,“我爸是做汽车配件买卖的,我妈是卖酒的,就是普通的小个体户。”最终梁博对这类搞笑传闻也是一笑了之,他坦言,第一天看到自己是内定的冠军很难受,后来慢慢想通了,“我不能去堵别人的嘴,我又没做错什么”。

对于以上传闻,东方卫视宣传总监陆伟接受记者采访时回应说,对于周立波退出《达人秀》的真实原因,他还是那句话:“我们尊重他的个人选择。”但陆伟否认了“周立波坐地起价”的传闻,他表示每一位观察员都按照单集录制的出场费收取报酬,而所有的合同都在第三季正式录制之前已经签订了,“周立波的出场费肯定是比前两季有所提高的,但高得不多。”至于是否是传说中的一千万,陆伟表示具体价格他不清楚,但所有的价钱都需经过台里法律事务部审核。

“我们每集节目的素材量都非常大,差不多每一集有1100分钟,要剪到最后的90分钟,需要经过太多的删选。”陆伟更直言,这5个日夜还只是后期剪辑,前期工作量更大,“比如我们导师考核前会有导师教唱的VCR环节,这些视频我们前期也要花很多时间去投入拍摄。每次都得派人去现场采访五六个小时,全部的采访差不多要十三四天。剪辑时尽量保证演唱完整由于“好声音”每集的素材量实在太大,如何取舍也有秘籍。为此,陆伟透露了“好声音”剪辑的标准,“我们剪辑有两个重要标准:第一个标准就是确保学员的演唱必须完好无缺地呈现,第二是导师的点评,必须尽量完整地呈现导师的点评。”故事组的导演负责“好故事”在“好声音”的幕后,有一群故事组的导演,作为故事组的导演,负责人欧阳梦弼曾笑言,自己的工作就是打鸡血。记者也无数次在现场看到过,导演组的故事导演,在上台前一遍遍给学员打气,鼓励他上台表现出完美的自己就行。

第三季《中国好声音》巅峰之夜遭到网友的疯狂吐槽:无论是合唱还是独唱,都疑似车祸现场。对此,宣传总监陆伟表示,直播时信号要经过两次传输,转播影响了最终效果。同时,他对场内观众支持率的来源做出回应。网友就借汪峰的歌曲吐槽:“《有些事我们永远无法左右》毫无疑问是献给‘好声音’的音响工程组的。”也有观众称“现场音响忽隐忽现时断时续鬼鬼祟祟”,学员们难道得罪了音响师?陆伟介绍,从北京的直播现场到观众家中的电视机,要经过两次信号传输,“一次是从北京传到浙江,另一次则是从浙江上星”。

理学院 换帅 郭正伟

上一篇: 娱评:艺人商演价格普降 明星巡演成未来方向

下一篇: 9涉毒艺人复出后前途:身价、片酬竟超吸毒前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旁若快乐网 版权所有 4.71946